丽水职业技术学院 建筑与设计学院
School of architecture and design, Lishui Vocational and technical College

安全小报第一期

来源:学院办公室     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7-09-05


  建筑与设计学院安全小报

  第一期   2017年9月  建筑与设计学院学工办

  我与传销组织的四天三夜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机械学院辅导员 何照清

  距离从传销组织成功解救我的学生H君整整100天了,想写点什么,记录事件始末,以此为鉴,反思求进。

  利用我的信任

  2015年11月25日,在安徽完成生产实习返校不久的大四学生H,在久未谋面的初中同学(男)近几个月隔三差五的电话攻势下,终于撂不下“面子”,带着近期应聘三四家单位失败、工作一时间无着落而有些焦急的心情,于是决定去台州散散心。

  低估我的存在

  H去台州之初,寝室同学、H的父亲都时常和H保持联系,并无异样。后因为12月初需毕业图像采集,寝室同学、班长电话联系H就发现H接电话不及时了,过一分钟、半小时、两三小时再打过来的情况越来越频繁,并且每次通话都很简洁,多要求没事就挂机,疑点一。H说自己在温岭福马机械厂实习(当天联系福马机械厂总经理,无H),天冷要求室友快递冬衣,但不给具体厂址,不断追问后让寄到温岭汽车南站自己取。H父亲也反馈,近几日与H微信视频不成,十分反常。随着毕业图像采集临近,H对返校的态度一变再变,甚至决定退学。

  种种迹象表明,H虽有一定自由,生命应无危险,但状态绝非正常,亟须采取措施寻找、营救H。在公安协助下,发现H一直在临海古城区域活动,而不是H提到的温岭。12月12日,我和H班班长从杭州出发,与H父亲约定在古城派出所汇合。

  1. 蹲点守候,小有收获

  12日在学校领导协调、派出所协助下,利用临海当地资源在大桥路附近(窝点1)查找,无果。我们三人就在附近查找至23点,以期偶遇,无果。13日傍晚,我们在窝点1附近蹲守,经过近半小时观察判断,决定报警!约15分钟两民警赶到,成功捣毁窝点1,抓获嫌疑人7人,虽然没有发现H,但帮助来自河北张家口,蹲守在窝点3的家长Z(已蹲守一周,目光有些呆滞)

  找到了女儿。

  1. 错失良机,留有遗憾。

  当天晚上,H班长打来电话,说看到了H,和四个人就在他和H的父亲眼面前走过,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没有去拉,选择报警,继续守着盯着他们所进楼道。奈何狡兔三窟,传销组织内部互相联通,窝点1被捣毁的消息很快传到他们耳朵,当警察来到时,已溜之大吉,只留下一个走路有点外八字,来了一两年“傻子”。别看此人有些傻里傻气,可是传销组织的忠实拥趸,古城派出所的一民警告诉我,“傻子”曾游说让他不要再做警察了,跟着他干轻轻松松一年上百万。因为两年了没有拉进哪怕一名亲朋好友,也无一技之长,生活渴求不多,组织将其发展成“放羊者”(传销组织对盯梢放哨的人的称呼)。“傻子”的“放羊”功力十分了得,搞得我们短时间内难有收获。

  13日晚的两次行动喜惊扰到传销组织,他们的行动明显谨慎了很多,开始增加“放羊”人手和频次。

  解救迎来转机

  1. 软硬兼施,成功策反

  13日晚发现H的事向学校作了汇报,决定继续寻找。从13日晚的第二次捣毁行动开始,到15日9点,期间没有什么斩获,双方进入拉锯战阶段。15日10时左右,需找无果准备返校,一想到将两手空空而归,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!如果这几日压根没见到H也就认了,眼皮子底下经过没把带回学校实在有些“无颜见江东父老”。于是,当在另一端蹲守的H班长发信息说时间不早,该回程了,我回复说我想打他(“放羊者”)一顿再走。

  首先,两手空空回,心中无限恨。其次我们属于有“理”一方,应该理直气壮。加上传销组织人员因营养不足,身体羸弱,精神萎靡,加上盯梢我们的人Y较我俩为矮小、瘦弱,目测可以秒杀,分分钟搞定。

  关键是被盯梢的感觉很不好,尤其是“放羊”的还很频繁地打电话通风报信。气得牙根痒痒,不来点硬的不解气。

  见此短信,H班长飞快赶到,生怕我出事。我们改变策略,变被动防御为主动出击,绕着十字路口转了一圈在一小巷追上“放羊”的Y。Y见到我们两个气势汹汹的人,加之天气寒冷,单衣薄衫,顿时瑟瑟发抖,这阵势估计是在他意料之外的。抓住Y衣领,扬起拳头,做出要打的姿势,让他交代所知道的信息。起先的反应相信大家也能猜到,Y拒不承认,一口咬死啥都不知道,如此持续十几分钟。

  1. 思想教育,成功策反

  发挥辅导员的优势,做他的思想政治工作。站在Y角度为Y考虑,让他感觉到如同有一缕冬日里的暖阳照进心田。

  

  

  我:这么冷的天你只穿这么点,不冷么?

  Y:肯定冷,但没钱买衣服。(其实我也冷,小巷里寒风呼呼的,于是为了我俩都能暖和点,我把他拽到阳光下“审问”)

  我:在这里这么久你得到了什么?不想出去吗?

  我:如果你想出去,现在我们就能带你去派出所,解救你,但要能提供一些有效信息给我们!

  Y:银行卡被扣,没钱往哪走?

  我:只要你愿意回去,我可以给你出路费。

  这时Y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,问了一句,对我触动非常大:“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好的人吗?”当时想,就冲他这句,我也要让他感觉到世上还是好人多,一定要将正能量传递给他,不管他给不给我们提供信息,只要他愿意回老家,我都会给他足够的路费!

  经过半小时的说服教育,Y被策反了。

  1. 特警出动,成功营救。经过说服教育,Y决定回家,向我们提供了4个窝点的位置,我立即报警,请求支援。Y记起H就在其中的一个窝点,但要立即行动,否则超过13点,他们又出去“逛街,逛公园了”。

  锁定目标,请求警方先查此窝点,当我们赶到时传销人员已经吃完饭,H也在其中,警方将传销人员成功控制,落入传销组织20天的H终于被解救了!

  留下我的思考

  2015年12月12—15日,我与传销组织斗智斗勇的4天3晚,给我关于辅导员工作发思考:

  一是需要做实做细,关心爱护好每一名学生。仔细思考,辅导员关心关注最多的学生可能是“前20%和后20%”,即表现最好的和最差的,而往往忽视中间的。H即属于中间的,简单说就是“不好不坏”类型的。大四毕业季,找工作、写论文等遇到困难、挫折未能及时给予关注、排解,很容易造成不好的后果。在关心关注中等生上,我还需要多花功夫,做实做细。二是选拔、培养优秀的学生干部,保持良好的同学关系,营造和谐融洽的寝室关系非常非常重要。没有对H同学负责任的室友、班干部、同学,很难想象我们能够发现H身陷囹圄,更不要谈解救了。这里不得不为H班长的机智、灵活、勇敢点赞。

  

  ——摘自《高校思想政治工作》2017年第2期